凉茶鸽子

爱你,我可以

我滴酒不沾,但我愿意在虫鸣的夏夜,在凉风吹散暑气的大排档,坐在穿着背心大裤衩的你对面,陪你等沫花耗尽。我不喜欢尼古丁,但是我愿意在雪花纷飞的冬夜,坐在马路牙子上,坐在你身旁,撇头看混合着冰冷的烟和温暖的哈气升上天空并消散。我不喜欢的东西很多,但是如果你在我身旁的话,我说不定也可以因为你而尝试去接受。就像喝酒,就像吸烟。


总想追忆自己的青春

可后来想

现在这么忙

哪儿有时间回忆过去

生活就是

逼着你往前看

推着你往前走


网络真是太恐怖了,能让人轻易地突然火起来,站上话题的制高点,又能让人轻易地遭受议论,更能让人轻易地身败名裂。

我认为无论你是在什么岗位,做什么工作,当一个有礼貌并且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永远比你的身份更重要。

还记得小学课文忘了谁写的,反正大师都是惊人笔触嘛,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写那景就特美,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“渲染”二字,当时老师还强调了好久,直到我现在写东西,尤其是描写大片景色的时候还喜欢用“渲染”,觉得自己也挺厉害。


像是我逝去的爱
又像是犹豫再三却割不去的心头肉
是我在过去的时光里用来消磨时间的坏习惯
想要抛弃却已融入肌肉
成为我脑海深处永恒潜伏着的记忆

有时我害怕自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,所以我努力地让自己站在高处,这样,你就能看见我,你就能抓住我的手,我就不再害怕。